不同的银行类型里面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中国整个银行业不良贷款真实性在不断提高,总体上来说是良好的,一些农商行属于极端案例。“不同的银行类型里面,资产质量偏离度不同,相对来说农商行偏离度更大些,国有大行、股份行偏离度小。用一个指标来衡量,90天以上逾期贷款与不良贷款余额的比例如果大于100%的话,这样不良贷款的认定就比较宽松,正常的情况下应该小于100%。农商行整体上是大于100%的,随着监管将90天以上逾期贷款全部归类为不良贷款,导致部分银行出现不良率飙升的现象。”董希淼说。

天风证券分析师廖志明表示,农商行由农信社改制而来,相比上市银行,农商行普遍公司治理水平较低,不良认定标准较松,因而受不良监管趋严影响较大。自2017年初以来,受不良认定标准趋严等影响,农商行整体不良率由2016年第四季度的2.49%大幅上升至2018年第一季度的3.26%,与同时期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稳定走势分化较大。他认为,贵阳农商行的资产质量情况不具行业代表性,其资产质量差为较大的历史包袱、较低的风控水平、以及当地经济结构等多种因素之结果。

此外,曾刚表示,农商行不良率高与其服务客户群体是抗风险较差的小微企业和农业领域有关,不良率较其他类型银行本身就较高。他建议,对于已经出现风险的农商行,需要对存量风险资产进行清收,同时加快不良资产的核销,将资产负债表清理干净。同时,如果资本充足率下降到低于监管要求之下,就需要尽快补充资本金。(记者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农商行和农信社数量高达2000多家,这些暴露风险的银行数量占比很小,银行暴露的风险总体还是存量隐藏的风险,由于监管强化,要求贷款分类和真实反映,因此存量风险浮现到账面上,属于个别现象。

吴黎华 实习记者 向家莹)

业内人士认为,近期农商行不良风险集中暴露,与当下推进存量风险暴露、不良贷款确认趋严的监管环境分不开,但个别农商行暴露出的风险问题,并不能延展到整个农商行群体。

免责声明: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