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大清洁能源的技术研究投入并业务化应用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北京与其他地区在排放标准上拉开了距离,有一个问题将越发凸显出来,记者了解到,北京率先实现“京五”,最关键是因为油品达到了含硫量降低到10ppm的“国五”标准。而这样标准的油,消费者仅是在北京地区可以享受到。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此次“京五”标准采用“新车新办法、老车老办法”原则,在北京,使用8年以上的车辆虽仅占全市机动车总量的22%,但污染物排放量却占全市机动车排放污染物总量的50%。对于污染更为严重的老旧车辆,政府应该怎么办呢?

据了解,新车减排标准每提高一个档,按现值计算,污染物会减少50%;若油品标准同时提高,所有在用车污染物排放也减少约15%。形象地说,淘汰一辆老旧车辆,就能够为20多辆新车腾出环境空间。所以说,如何加大加大老旧车辆的报废力度更具挑战。

也有业内专家分析认为,由国四排放标准提升到京五排放标准,应该说是技术上的改造和革新,不同于之前的国三提升到国四,而技术革新恰恰是自主品牌的弱项。

“攻克环保难题,一是加快转变政府职能,弱化经济干预功能,把政府全力抓经济发展的职能转变为提供社会公共服务的职能。二是改变唯gdp的政绩考核标准。三是完善立法,严格惩治企业违法行为。四是能源结构方面,加大清洁能源的技术研究投入并业务化应用。”

有媒体曾根据国五标准的征求意见稿做过换算,以2升排量的轻型汽车为例,国四标准升级到国五标准,汽油车单车约增加成本2000元,柴油车单车约增加成本6000元。按此标准计算,国内汽车行业每年约增加成本400亿元左右。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京五”标准率先实施的示范和带动下,国内其他城市或将陆续针对汽车排放制定严格新规。这股不可忽视的外在力量或将促使车市格局进行调整,以混合动力为代表的节能技术将引起重视。

从当前达标“京五”的车型来看,进口车占33%,国产合资车型占40%,本土品牌占27%。对于全国市场占有率四成以上的本土品牌来说,达标“京五”的比例偏低。

“作为一名北京市民,我的心情跟在座的各位,还有所有的北京市民一样,希望每天都能呼吸到新鲜空气,能看到蓝天白云。”

“我国已经明确了‘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总目标。小康社会不仅仅是gdp和人均收入等国家和个人物质财富的提升,更意味着,‘呼吸上新鲜空气’绝不应当只是一种奢侈的愿望。各地方加快推进空气质量达标计划,争取在国家设定的目标之前完成,缩短达标进程。”

据悉,在此前北京市环保局公布的环保达标名录中已有1500个车型达到“京五”排放标准,从去年开始,京城就出现了“京五”新车,所以,新排放标准的实施不会影响京城新车销售和市民买车。同时,新标准只针对市场销售新车和在京首次申领牌照的机动车,对在用车的使用并没有限制,因此也不影响有车一族的使用。

杜芳慈表示:“目前,北京市的老旧车辆污染严重的现象在全国范围来说都是很普遍的,所以仅就‘京五’来说,它能为北京治污工作起到的促进作用是有限的,鼓励老旧机动车报废同样重要。”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柴发合对此也持相同观点,他认为,机动车排放污染已经成为北京最为重要的污染源,解决这一问题尤其需要加大力度推进老旧车辆的淘汰。

——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全国政协发言人吕新华说

新标准实行后,不符合“京五”标准的车型在3月1日前彻底退出北京市场。也就是说,自3月1日起,北京停止销售、注册不符合第五阶段标准的轻型汽油车,并对符合“京五”排放标准的车辆粘贴蓝色环保标志。同时,环保部门还将对在售新车是否符合“京五”排放标准进行覆盖所有车型的拉网式抽查。

汽车尾气为何成了大气污染的罪魁祸首?据清华大学的测算数据显示,汽车直接排放的颗粒物,以及排放的氮氧化物和碳氢化合物形成的二次颗粒物,均是环境空气中pm2.5的组成部分。

“就北京而言,机动车为城市pm2.5的最大来源,约为四分之一。其次为燃煤和外来输送,各占五分之一。”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助理秘书长杜芳慈说。他说:“这主要是由于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已突破520万辆,预计到2015年这个数字将会达到600万辆。若按城市的汽车密度来算,北京的指标在世界范围内都算高的。同时,按照相关部门的科研结果显示,北京机动车排放的氮氧化合物约占全市氮氧化合物排放总量的58%,机动车排放形成的pm2.5约占pm2.5来源的22.2%。在这些数据的支撑下,治污先拿汽车开刀就不足为奇了。”

杜芳慈表示,为了满足“国五”排放标准,对原有动力系统、排放系统的技术升级是必不可少的,“如果只是简单地对尾气排放含硫量的控制,技术改造的工程并不大,成本的压力也不大。”不过,即使是这样,仍然会有一些车企的产品无法通过新标准,只能望“京”兴叹了。相比纯电动车技术,“现阶段混合动力汽车相关技术已比较成熟,基本不需要改变驾驶方式,产业化条件要求较低,也不需要配套基础设施支持。因此,会成为众车企发力的目标。”杜芳慈说。

前不久,国务院批准北京市从2013年2月1日起实施北京市第五阶段机动车排放地方标准。北京市环保局则据此制定了相应的执行细则,以严控汽车尾气排放,从而掐断大气污染继续恶化的一个主要源头。

针对这个问题,杜芳慈分析说,“从今后一段时间销售情况来看,自主品牌所受的影响会比较大。但考虑到‘京五’标准实施后,可能很快就会推行更高的‘国五’标准,从成本的角度考虑,更多车企还是愿意朝着‘国五’标准努力。”

杜芳慈表示,实现减排,汽车技术已不是门槛,关键在于“两油”是否能尽快升级油品质量,但目前来看,由于会导致企业成本大幅提升,且产量减少,“两油”升级速度缓慢。